叶风隐

粉色废料生产机
我乐于这人间万事无常,
一如你我今日在此
隔遥相遇。

不是只拿号来写随笔了。同人文会写的,随笔是短爽所以很多

 

【无话论】2018.11.14.

当你看透了一切。人情世故,万物终始。当你不再去审视自己的痛苦,而是去审视这世界的无力与雷同,细致的、入微的。当这一切来临,你就会变得热爱生活。

是的,就是这样的。因为你已经没有什么可热爱的了。

{ 2018-11-13 /4 /3 }
 

【无话论】那些离婚比结婚还难的女人们

*聚会系虚构场景。

聚会上有人提了个话题:如果一个和你相互爱恋,但她已有家室的女孩找到你,告诉你她的婚姻并不幸福,只要你肯答应,她就马上离婚和你在一起。
那不答应呢?有人问。
当然是回去过日子啦。话题者答。席间其实全都是女性,轮下来一圈,大多人都是答应的。突然间有个女生发问:这个女人,难道不是太过分了吗?
有什么过分的呢?例精神出轨,例备胎申请,例不顾夫妻情义。
说过分的女生圆圆小小的,以前很单纯,父母收放得当,现在也很单纯。现场的女人们非常迷茫:不就是追求真爱吗?何过之有?
“那她可以先离婚再去找他啊。”
啊,是这么回事。好像很有道理,但放到情境里,又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太为难自己了。
你的丈...

{ 2018-11-06 /11 }
 

【无话论】2018.11.03.

你的横笛抛在了地上,我的花环也没有编成。糖果里镶嵌进分散的空气,黏着了光,像拥有星星的黄昏一样。

{ 2018-11-03 /9 }
 

『茨狗』食色性也·尾

完结啦。之后大概有车和小段子番外。
感谢大家包容我的言情小说剧情和文风[…]

——————————————————

  第二天果然有人来,七点钟就早早的到了。那人敲门,大天狗没抬眼,应了声“请进”。门开了,大天狗抬头,茨木走过来,坐到陪护椅上,忧心忡忡的。“你还好吧?”茨木放下保温盒。

  嗯?…嗯???嗯???????

  大天狗整个人都凝固了,茨木?茨木茨木茨木茨木?????现实一下子太过虚幻,以至于大天狗甚至忘记了自己刚才还想上厕所。茨木更担心了:“大天狗?大天狗?!”

  大天狗缓过神来:白发金眸,虎牙尖小,确实是茨木,是小时候那个茨木,你不是走了吗?大天狗都快哭了,但他没有问...

{ 2018-10-28 /25 }
 

[葛叶,我见到了他…他果然是你的孩子,和你很像。这条陰陽混淆的道路,我和他究竟会走到何方……
葛叶,看着我们吧。]

{ 2018-10-28 /3 }

和朋友聊了以后就随手画了的一点
第一个可以认真用板子弄一下吧

{ 2018-10-22 /7 }

【无话论】2018.10.18.

我看你生活的好危险,削果往虎口削,裁纸时刀朝着胸口,平日里委屈难受全尽吞下肚去。不若你嫁给我,果皮我替你削,纸我也替你裁,只是委屈我不能听你说,因为我半点委屈也不让你受。

 

诶哟我操你爸爸…………

{ 2018-10-14 /4 }

『茨狗』食色性也·颈

本章“直男”黑晴明追求大天狗成功,一路垃圾操作,内容极端不适,但是不能跳过[尔康手]

祝大家恶熏愉快

——————————————————

  大天狗慢慢也可以吃辣了。

  倒还不如一般人可以放肆些,但也可以吃下饭馆中有辣子的土豆丝,吞咽同学夹来的花椒爆肉。三两口总没问题的,总归聚会上不会全是带辣的菜样。

  出远门也学会了备着晕车药和酸梅干,在火车上吃泡面也没关系,口味渐渐地杂了,也没觉得有那么难吃。

  唯独有一个疑难杂症。大天狗抬头看取景地檐外的天,雨滴晶莹的落下来,裹带着几千米高空的灰尘。

  公用伞的最后一把被一个男人拿走了…雨水没有要休息的迹象,肆无忌惮的往大天狗心里...

{ 2018-10-12 /2 /26 }
 
1 2 3 4 5 6

© 叶风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