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风隐

粉色废料生产机
我乐于这人间万事无常,
一如你我今日在此
隔遥相遇。

预谋邂逅.5


“石切丸老师,好像和领导层关系很好啊”青江冷不防冒出一句话,那边的歌仙还在气头上,心里全在发和泉守的气,“好在人家个个都和老师一样好讲啊!要不然我怎么交代哦!”
“说不定不是人家好讲哦……”宗三幽幽的吐出一句,原本歌仙还想反驳,听完他下一句话就吓得差点撒腿就往回跑“万一是看中你表弟好看呢……”
“不会吧…咱们好歹是大财阀的正经私办……”
“当然是开玩笑啦”青江拍拍歌仙,估摸着对方脑内大概已经闪过无数描写社会黑暗面还有底层阶级艰难生活的丰富画面,想了想该怎么和他保证和泉守的人身安全,语气里不觉然带上了一点自豪“老师还在那呢,石切丸老师总是可以信得过的了吧?”
“这倒是,不过你这语气,一副已经追到手的态度啊”
几个人不是只一次劝过青江,学生倒追老师的师生恋就没见过几个有好结果的,每次青江都应着,也不表态,从来只是跟他们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也没人晓得他自己心里到底打了什么算盘,又有几个数。青江自然也不是想了什么都会全和他们说的,但他们也不会过分担忧他,至少目前为止他都还算理智,虽然看起来弄的没头没尾的,但是却很开心,在过去他一直是一个知道见好就收的人,就算这次他是真的失了智,他们也可以和数珠丸通报一下,想尽些办法把他给拉回来。
“好歹也是亲近了一点,总比你们和他熟吧?他们班学生都不一定有我这经历呢”石切丸的毛巾还没洗干净送回来,伞还被青江搁在教室,大清早去的时候他不在,就想着下午放学了去还,还可以趁着他走的比较晚,又能有一段时间的独处,说不定能赶上他刚好要走了,一块下个楼,还可以趁机交流交流。想到这里青江就高兴得心里冒花,蜂须贺很夸张的缕过青江的头发嗅了嗅,深情得有些虚伪的抛开来感叹了一句
“啊,恋爱中的少男啊,你的身上、有爱情的酸臭气息——”
“我昨天洗头了!!!”

小狐把一头毛吹了半干就告了辞,宿舍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吃了饭回了房间,石切也懒得再抱怨他这个不比他大多少的叔叔,不晓得已经和他说过几次头发不吹干点不好,但是对方的说法是吹透了发质会变干变硬,不仅容易断还很容易连根掉,抓抓自己的一头短发,没见手心有留下身体的秃顶预警,听说教高中地理的老师三十五以后是很容易秃的,他今天看了和泉守的班主任,觉得初中老师已经如此,自己未来的人生估计艰难得不可预测,有段时间今剑不知道从哪看了什么东西,天天在他备课打文件的时候,拿一个小板凳来踩着,在他的头上一阵乱摸,不知道是要确定他是不是已经在用假发,还是觉得自己的动作跟给植物松土的性质差不多,能让他的头发长势变盛,一边摸摸还一边跟他念叨:“大侄子你可不能变秃哟,你要是秃了,我和你几个叔以后就看不到侄媳妇儿啦”
 这样一番反复洗脑催眠大概持续了一个星期以上,以至于石切丸真的担心起自己的一头短毛来,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看看枕头上有没有脱落的头发,经常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发旋,似乎能抓下一大把来,到后来甚至认真到去问了小狐有没有推荐的护发液,在使用了几个月以后,对着镜子里自己一头反光贴顺的头发,终于明白了自己在没来由的恐慌里瞎忙活了好大一通。秃顶的担忧暂且放下了,今剑一声侄媳妇倒是又让他有些迷糊起来。说到对象这回事,岩融已经出了家,虽然不是没有和尚娶妻生子的,但他显然并不打算走那道,小狐丸大学的时候谈过几场,结果都因为莫须有的原因不了了之,三日月高中就偷偷摸摸碰上了女生的小手,大学的时候或男或女都谈过,也不是没有认真的对象,但是他至今为何还是单身,这一直都是业界和几大财阀之间摸不清看不透的事情。
相比起他们两个由于帅气而备受追捧的过去,石切丸的高中和初入大学的时代就显得有点失色。很长一段时间在家中年辈最小的石切丸,每天都能从笑眯眯的祖父手里拿到不菲的零花钱,于是校门口的多拿滋,后街巷的小蛋糕,柜台里晃晃颤颤的蛋奶布丁,进口超市货架上的瓶装枫糖浆,全部的全部都成为了将他填充成过去那个总是穿着球鞋的小肉球的材料。然而他的圆滚滚历史止步在了高二的那个寒假,这个一直生活在家人的爱护下的大白团子听到了鄙夷,不会运动也好,体形宽胖也好,所用词汇之刺耳直接的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石切丸回到家以后把自己反锁在房门背后,在家人的呼唤里整整两天水米不进,第三天岩融动了怒,把他房间的门锁给拆了下来,里面的一团白胖胖已经将近虚脱,几个人把这个不省心的侄子架到了医院,营养液和流质食物一点一点的被从管道塞进他的身体里,回到家之后的石切丸开始缩减饮食,很长一段时间里小狐丸和石切的祖母都因此对自己的厨艺产生了怀疑,直到假期过了大半后的某一天,石切丸在健身房和恒温游泳池里被小狐丸发现,而那时他已经经历了半个多月的高强训练,整个人都变轻了十斤。听起来简直就是完全不要健康也不管控运动强度的训练,但总之一个寒假过去后,返回校园的石切丸瘦了不少,脸上五官的立体还有眼角微微的上挑终于可以被察觉出来,而他接下来持续的锻炼终于也逐渐显示成效,之前还在被笑话的一个球球突然被发现了非同小可的价值,然而不管是女生乐于议论的傲人身高还有秀气的面貌,还是他略微敏感而容易让眼角泛红的皮肤,哪个都没有成就石切丸大学时期的恋爱生活。也许是女生都在告白时把他害羞的沉默误会成了拒绝的高冷,而男生里没几个1的身高够得上他,0呢可能害怕自己在床上会被他恁死。总之所有人对他都止于人气涨高后对身体的理论研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过实践探索。
大学毕业,到了家里开的做了老师以后,石切丸的运动量明显减少,而且刚开始工作时的压力导致又一批带着热量的糖被他的身体消化,原本有着八块轮廓恰到好处的腹肌的腹部,现在又覆盖了一层遮挡腹肌的脂肪。好在还只是遮住了,腹肌在脂肪下还可以发挥它本有的作用,至少从力气和行走的体态看起来,他还是一个身材很不错的男人。

“刚刚在那边跟我挥了手的那个,就是昨天我送回去的那个学生”随口找了个话题和还在顺头发的小狐搭话,小狐抬头看看他,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
“哦…很小只呀!不过小小的一个,走路什么的动作倒是很干练有力呢”
“唔,是啊,跑起来速度也快得很,可能高三之前还是短跑队的呢”石切丸点点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生。心里自觉有点大意,本来应该问清楚了去告诉他们班主任,让他注意注意这几天他有没有生病什么的。高三的学生很喜欢生病了还一定要来学校,而且还会偷偷瞒着病情不告诉家长和老师。
“诶呀…这脑袋,我还没老呢,真是越来越不清醒了……”石切丸在小狐丸身后自言自语了几声,却也一下没想到找到青江的办法,只能摇摇头,心想到时候去办公室问问,说不定能从老师里找到他的班主任。在岔路口跟小狐分了路,自己一个人往教学楼那边的方向走。

评论 ( 4 )
热度 ( 56 )
  1. x叶风隐 转载了此文字
  2. qzuser叶风隐 转载了此文字

© 叶风隐 | Powered by LOFTER